中国是盛产异形的好地方

 

地沟油、雾霾、毒奶粉、交通拥堵、高房价……终日沉陷在这些问题里的中国人,最终会进化成什么样子?

自拍人

对于Selfie Generation来说,人生存在于一个又一个45度仰望天空,微微嘟起性感小嘴的瞬间。当所有的P图美化软件都再也无法满足她们对于自身容颜的想象时,一部分自拍者定向进化出新的技能,在自拍的瞬间,调整所有肌肉血管,形成一张新的伪脸,与原本的脸所不同的是,这张脸完美无缺,每一个器官和表情都经过精心布置,当然,这份完美只能维持短短的三秒。

银舌人

在地沟油横行的时代,善于进化的中国人长出了银舌。在30-40公分长的舌面上,密布着超级灵敏的生化受体,不仅能品尝食物味道,更能辨别出其中是否含有铅、汞、苏丹红、工业亚硝酸盐等有害物质。舌头会随时变色,并通过神经传导告诉大脑有毒,在危急情况下,甚至能够自断舌根以阻断毒物穿透血脑屏障,保全性命。

手机人

手机依赖症在全球都是一种流行病,但在中国尤为危险,许多在行走或驾驶过程中注意力不够集中的人都遭受意外伤害。于是,在代偿性进化机制作用下,他们进化出了手机专用的第二眼睛,基于每个人不同的行为习惯,长在鼻孔、头顶、手心、腰间甚至是腋窝底下,在确保安全的同时,又不会错过朋友圈任何一条无足轻重的刷新。

悬挂人

北京的地铁是人类交通史上的奇迹,连年打破在密闭容器中塞入最多人的吉尼斯世界纪录,连东京地铁都只能甘拜下风。为了在乘坐地铁的过程中争抢到顶端空间优势,许多孕妇通过冥想、孕妇瑜伽、精油按摩等方式试图改变对应遗传基因的性状表征,终于,她们的后代不负众望,从脊柱大突增生出新的附肢,其功能只有一个——抓住并紧握头顶的横杆,保证身体能够悬挂在地铁车厢上部以呼吸到最新鲜的空气。

哪吒人

继“虎妈”之后又一中国教育体制催生的新物种,为了在应付繁重课业的同时,参加奥林匹克竞赛、书法班、钢琴课、网球班、美声唱法训练营、电脑编程小能手……以满足父母期望,同时对竞争者予以有力还击,在小升初,初升高及高考中获得特长加分。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中国人通过对同卵分裂多胞胎进行基因重新编码,新生儿长出了八臂,但由于缺少三个大脑进行协调,总会陷入左右互搏的窘境。

毒奶粉人

进化是神奇的,在一大批婴孩由于毒奶粉造成终身残障的同时,另一批新生儿选择了突变来适应这个残酷的世界。他们的皮肤中积淀了太多重金属以至于泛出铜绿、铬黄、铁红、铅白等金属色,同时,他们的脏器将奶粉中的杂质结晶化,通过毛孔分泌出体外,并形成一层珊瑚状的保护壳。海外甚至有土豪出高价钱收购此类尸体作为藏品。

蜗牛人

连续调控十年不跌反涨的中国房价,刺激了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成为“不买房族”。过度的压力对脑垂体产生某种未知的刺激,这群年轻人开始过度分泌外骨骼激素,让他们长出了一个类似于蜗牛的几丁质外壳,大小足以容身。他们驮着这个蜗牛壳上下班,挤公交,打游戏,约炮,甚至还发展出许多装置艺术。他们宣称壳是属于身体的一部分,不是违章建筑,倘若城管企图强拆,将触犯故意人身伤害罪。

屁人

这原本是一套定制化的生物改造行为艺术,通过修造新增的呼吸道及颅骨空腔,艺术家得以将空气中的PM2.5等有害物质,经过增大了数百倍的腔体细微绒毛表面积进行吸附与过滤,最终将杂质在空腔中收集汇总,经过特殊肌肉压缩,变成高速气体从头顶的气孔射出,与放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这项艺术迅速流行开来,成为一股新的都市潮流,所有城市人都以拥有这项自卫技能而倍感尊荣。

 

分享到:

发表评论

沙发空缺中,还不快抢~